您的位置: 威海资讯网 > 科技

魔装 第一三九章栽赃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37:55

魔装 第一三九章栽赃

闲心斋,是一座规模很小的茶楼,因为时间已近深夜,苏唐走进来时,已经看不到客人了,只有几个伙计在忙碌着

在莫小白的引领下,苏唐穿过茶楼,走入后院,后院也不大,只有一座正房,两行厢房,正房前的台阶上,坐着一个老妇,头发花白,肌肤如树皮般枯瘦,眼睛似乎已经老得睁不开了。

台阶前架着一座香炉,香炉中散发出袅袅的青烟,莫小白示意苏唐止步,随后向那老妇点了点头。

那老妇眯缝着眼,打量了苏唐一下,伸出布满老人斑的指尖,在香炉上敲了敲,怪异的事情出现了,弥漫在院中的烟气似乎受到了召唤,从四面八方向香炉飘去,聚而不散,形成一颗奇特的烟球。

苏唐马上反应过来,那烟气有古怪,用以防备不速之客的光临。

苏唐走到门前,轻轻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房间内,一个女人侧对着门,坐在长桌前,一手持着案卷,一手持着笔,勾画着什么,正是闻香。

闻香看得很认真,她隐隐听到声音,皱眉道:“婆婆,我不是说过么,不要来打扰我?”

苏唐一笑,站到闻香身后,用指尖轻轻捧起一绺长发,嗅了一口,又把手从后面伸过来,慢慢抚摸着闻香的脸颊。

闻香一愣,随后露出笑意,把头向后靠过去,靠在苏唐的胸膛上,片刻,轻声说道:“苏唐,对不起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苏唐诧异的问道。

“我知道魔蛊宗的人在一线峡做手脚时,是前天的事,已经晚了,我应该第一时间去找你的,可是……”

“傻瓜。”苏唐笑道:“暗之地那么大,地形那么复杂,你去哪里找我?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没去,一直在和魔蛊宗的人虚与委蛇。”闻香缓缓说道:“如果你真的……真的回不来了,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他们。”

“你和魔蛊宗的人有来往?”

“我们都是过街的老鼠,人人喊打。”闻香笑道:“相互勾结,不是很正常么?”

“魔蛊宗的人行事阴狠毒辣,而且我看他们个个不怕死、不惜死非常难缠。”苏唐道:“就是一群疯狗,和他们合作……真的有必要?”苏唐知道闻香独立性很强,他也不想插手闻香的事,但这些提醒不得不说。

“相互利用罢了,你以为我会真的把他们当成朋友?”闻香道,随后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是小白告诉你的吧?”

“嗯。”苏唐拉过一张椅子,坐在闻香身边:“你要对付胡家?”

“是啊,你知道的,嘻嘻……我心眼很小看着他们逍遥自在,我是吃也吃不好、睡也睡不着,总想做些什么。”闻香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也要小心哦,如果以后敢不理我,我化成灰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别转移话题。”苏唐道:“你要怎么做?有多大把握?”

闻香沉默片刻,轻声道:“我一个小时前才回来,知道我做什么去了吗?”

“做什么?”

“有人告诉我,胡浩仁好像和习家闹翻了,带着人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红叶城。”闻香道:“我自然是去追他。”

“他……可是一位宗师!”苏唐皱起眉。

“我又不是和他明刀明枪的打,忘了以前我是做哪行的?”闻香笑道:“别说宗师,就算他是大宗师,我也一样有办法,嘻嘻……我修行的可是生死决呢。”

“你杀了他?”苏唐动容。

“嗯。”闻香点头道:“猜一猜,我想做什么?”

如果是以前那个的苏唐,也许要费一番脑筋,但现在,苏唐已完全成熟了,又对几方的势力有了些了解,他很快明白过来:“你是想让胡家和习家爆发冲突,然后从中取利?”

“猜对了一半。”闻香道:“我在中间得不到什么好处,相反,稍微露出马脚,就会众矢之的。”

“那你想做什么?”苏唐顿了顿,双瞳蓦然一紧:“你是想……去北封城?!”

“习家的实力并不差,胡家想让习家低头,家里那些老不死的都得出来,北封城就空虚了。”闻香脸色转冷:“我要彻底毁了他们的根!”

苏唐嘿然,闻香的计策很毒辣,先是栽赃陷害,又是调虎离山,而且没有强求毁掉胡家那些高手,只想毁掉胡家的根基,成功率很大

“如果胡家有人识破了呢?”苏唐道。

“那要分谁,如果我杀了习家的人,嫁祸胡家,习羽然是不会上当的,他处事很稳重。”闻香道:“胡家的家主胡汉飞生性极为贪婪,就算他知道不是习家所为,也会一口咬死习家。一方面逼得习家低头,然后索要补偿,另一方面派人暗中追查真凶,岂不是一举两得?”

苏唐不说话了,闻香已算计到了胡家的骨子里,只要那胡家家主真是闻香说得那种人,绝不会放过机会,习家的家底有多厚,他第一次见到习小茹时就知道了,胡家当然要狠咬一口。

“我的苏大爷,怎么看你有些不高兴呢?是不是在担心你大哥?”闻香笑着站起身,随后一屁股坐在苏唐怀中。

“我大哥?”苏唐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闻香是在说习小茹,他摇了摇头:“莫小白找我的时候,我还以为你报仇心切,想要胡来,现在看……没什么问题,我感觉可行。”

“小白么?不怪他,他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。”

“哦?”

“上次出事后,我再不会相信任何人了,他们只知道我要对付胡家,却不知道我要怎么做、什么时候做。”

“那你还告诉我?”苏唐笑道。

“你是我男人诶,不相信你,这世上我还能相信谁?”闻香靠在苏唐的肩膀上。

“外面那老婆婆是谁?”苏唐道:“她会听你的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但表面上自然会听我的。”闻香道:“我在常山县的时候,几乎没和他们接触过,因为妈妈去世的时候……告诫过我。后来走投无路,只好去找他们,没想到我的名字这样管用,嘻嘻……谁让我是闻天师的后裔,又是唯――个修行生死决的人呢?”

“然后你就成了他们的头子?”

“也不算,在这一带还好吧。”闻香笑眯眯的说道。

“象那老婆婆一样的人,有多少?”

“没听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句话么?”闻香道:“我以为诛神殿早就烟消云散了,现在才明白,诛神殿在各地都留下了人脉,具体有多少我不太清楚,我这里大概有三、四个吧,是指我见过的,也愿意听我话的。”

蚌埠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江门好的癫痫病医院
十堰治疗卵巢炎医院
蚌埠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江门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