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威海资讯网 > 历史

狂暴逆袭 正文 第二四八章 让我尊严地去死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39:24

狂暴逆袭 正文 第二四八章 让我尊严地去死

第二四八章让我尊严地去死

“给你一个留下遗言的机会,有什么话,就说吧!”

林西眼睛微眯,遥遥与霍启兵对峙,淡然说道

狂暴逆袭  正文 第二四八章  让我尊严地去死

霍启兵,和三个四层武王,此时皆都真元耗尽,神识几近枯竭。

以神识调动天地之力,与林西的法术相拮抗,虽说木属性克制着土属性,但是,调动天地之力和施展法术相比,差距太大,那点克制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此时霍启兵气喘吁吁,两眼发黑,识海剧痛,战力已经十去七八。

茫然地望着林西,喉结上下蠕动,竟说不出话来。

其他三个武王,此时哪里顾得上什么尊严?

直接一个个从虚空落地,跪在地上,大哭求饶。

“我等几个,与林天才您无仇无恨,只是霍堂主有令,不敢不尊,我们知道错了,请饶过一条狗命。”

林西无视他们的告饶,依旧直视霍启兵。

其他三个武王的死活不重要,霍启兵必须要死。

霍启兵此时仰天哑笑一声,昂然伫立,并不屈服,只是心中有悔,但是悔之已晚。

还能说什么?

面对广场外面,不断哀求甄有道等分院长的家主老叔,霍启兵心中有着一丝温暖。

他从小没了爹娘,是这个家主老叔将他抚养长大,给他最好的资源,最好的功法,视如亲子,恩重如山。

他晋级武王,留院任教,爬上了学院执法堂堂主的宝座,一时间成为这个学院举足轻重,呼风唤雨的人物,为霍家争取到了难以计数的好处。

然而此时,老叔低声下气,痛哭流涕,不要家主脸面,忍受着鲍啸等老家伙的叱咤,就为了让林西放过他一命。

“遗言……好吧,我想和我老叔说句话,然后再了结你我之间的恩怨。”

林西肯首,并不在意霍启兵横渡到广场边缘。

逃得了和尚,还逃得了庙吗?

霍启兵胆敢逃出飞花武院,逃回霍家不出,那林西绝对会祸及霍家,在他手里,彭家已经基本覆灭,多覆灭一个家族,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。

霍启兵横渡到广场边缘,对着老叔直接下跪。

“叔爹——”

一头磕下去,直接泣不成声。

霍家家主,此时哪里还有一个五层武王的尊严,就如一个耄耋老者,苦苦哀求,声泪俱下,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隔着符阵,霍家家主颤抖双手,与霍启兵相望,老泪纵横。

“孩子,干什么你,快起来……”

霍启兵抬头,泪眼模糊。

“族叔,启兵不孝,不能在您膝下尽孝了,您老保重……”

霍家家主大哭:

“孩子,我不要你死,你是我养大的,就和我自己的儿子一样样的,我霍家可以付出任何资源,答应任何条件,换取你的性命……”

所有人见此,皆都眼睛湿润。

家族寡义,王室无情。

像霍家,八大家族之一,资源宝物无数,子弟之中天才辈出,不可能为了一个人的性命,就舍弃整个家族的资源,答应任何有损家族根基的条件。

但是,霍家主之言,让一些家族的家主羞愧,因为换作他们,根本不可能有此想法,连这样的念头都不会起。

霍家主愚不可及,但是不妨碍他的言行感动众人。

“不,族叔,千万不要……”

霍启兵泪水逆流成河。

“家族之中,还有更多后辈需要成长,不可能为了我,让家族的根基动摇。不要再说这些了族叔,我受不了……”

霍启兵摸了一把泪水,恳求家主。

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我死之后,千万不要想着为我报仇,这一次劫难,我逃不了,也是咎由自取。想想这一生,做过多少恶事,为了咱们霍家,打压各路天才,已经是恶贯满盈,早该赴死。”

“今日孩儿绝命,只求霍家不与林西为敌,忘记仇恨,兄弟一心,上下齐心,壮大霍家,以我为戒,不轻易结盟,不轻易结仇,使我霍家,能够延续万载,兴旺百代,启兵虽死,也必含笑九泉……”

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鸟之将亡,其鸣也哀。

霍启兵临死,大彻大悟,忠告恳求家主,震撼人心,使得一些中小家族的大佬,同情之余,陷入沉思。

霍启兵磕头拜泣,长身而起,横渡而回。

此时他放下了生死,显得风淡云轻,不卑不亢,与林西对峙。

“林西天才。你我已经结仇,除非有一方消亡,此仇才能了结。”

“霍某不畏死,只是在死前,有两件事恳求,望能成全……”

林西眼神微眯,虽然感动于霍启兵的言行,但是杀意不减。

这种生死大仇,岂能因为几滴眼泪,几句感人肺腑的话,就彻底放下?

“你说……”

霍启兵悲悯地上前,将伏地求饶的三个四层武王给扶了起来。

一个个将他们身上的尘土拍打干净。

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不要轻易给人下跪,那样你的武道之心,会崩溃……”

“这些年以来,你们跟着我,为了我霍家和联盟家族的利益,做过不少恶事。今天此事,也一样因我而起。我对不住诸位兄弟……”

说着朝后退了几步,深深朝着三大武王鞠了一躬。

“堂主……”

三大武王感动,泣不成声。

霍启兵转身面对林西。

“我的遗言,就是霍家不找您的麻烦,请您忘记这段仇怨,到此为止。”

“第二件事,恳求你放过我的这几个兄弟,他们真的是,不应该这样死去啊……”

霍启兵对着林西深深弯下腰去。

林西眼睛微眯,半晌无语。

霍启兵不起身,静静等待。

三大武王落泪,黯然伤神。

所有人都鼻子发酸,觉得霍启兵这人虽然有着活阎王,大屠夫的恶名,其实骨子里还不至于坏到极致。

就像他所说,这么多年以来,所作所为,都是从霍家,以及霍家联盟家族的利益出发。

也许,他在做了许多恶事之后,晚上有着不断的噩梦吧。

“也罢,我答应你……”

此时林西开口,淡淡道:

“前提是,你霍家不与我为敌。这几个家伙,要发出武道血誓,只忠于武院,不听从于家族任何其他人!”

霍启兵的身躯再次低下去,嘶哑着声音感谢。

“霍某谢过林天才的宽厚仁义……我替霍家答应你,此后,霍家永不与你为敌,这几个兄弟,发出武道血誓,守护武院,直至终老。”

霍家家主霍骐达哽咽,身形摇摇欲坠,被人搀扶,早已说不出话来。

三大武王上前拥抱霍启兵,好似永别。

霍启兵笑了:

“你们本就是飞花武院的执法者,不是我霍家或者其他家族的工具,发出武道血誓,只是回归本位,并不有违于心,所以……兄弟们,发誓吧……”

三大武王发誓,看都不敢看林西,林西示意他们离去。

广场中央,只剩下林西和霍启兵对峙。

霍启兵洒然一笑:

“知道吗?没有哪一刻,我像现在这么轻松写意,了无牵挂……”

“这些年以来,我镇压屠杀过多少天才,连我自己都数不清了……”

“人们背地里叫我活阎王,大屠夫,这些我都知道。但是他们却是不知道,每杀掉一个天才,我就对武院多一份愧疚……”

“每一个夜晚,我几乎都无法入眠。一旦困倦到极点,睡去之后,就会有无数的冤魂来向我索命,阴风惨惨,冷气嗖嗖,无边地狱,鬼火处处,灵魂的嚎叫啊……”

“大恐怖,大畏惧,你不曾体会……”

霍启兵仰天哑然大笑:

“我不是替自己辩白,做了恶事就是做了恶事,死有余辜,这就是我对自己这一生的总结……”

“但是林西你知道吗?那种良心的谴责,那种只能对着黑夜哭泣的日子,那种折磨……生不如死……”

“我是一个武修,但是我的心已经失去武道的勇猛精进,横进直取的豪壮,满心都是阴谋诡计,龌龊肮脏……”

“这不是我想要的……”

“但是,我不是一个人,我身后有家族,家族有联盟……”

“我不希望被谁原谅和理解,我也不需要这个……”

“但是,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,请求您,让我尊严的去死……”

林西沉默,心中五味杂陈。

霍启兵,就是一个为了家族利益,不得不去做一些违背本心恶事的人。

这样的人在这世路上比比皆是。

那些貌似凶残的恶人,心中真的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毫无人性吗?

但是那又怎样?

出来混,都是要还的!

天理昭彰,报应不爽。

你杀人,就要有被杀的觉悟,哪怕你杀人的时候,流着鳄鱼的眼泪。

“好,我答应你……”

放过霍启兵?

开什么玩笑!

霍启兵如释重负,哈哈大笑。

“我需要一场,武修之间真正的战斗。我要死在一场坦荡的对决之中,没有阴谋,没有算计,就像一头妖兽,战斗的理由,只有杀戮!”

“来吧!林西,让我绽放最后的生命,烟花一般炫丽!”

林西深深看了霍启兵一眼。

身形闪烁,朝着万丈之外横渡而去。

霍启兵浑身绽放武王气势,天地之力动荡,朝着他这一方空间汇聚。

两人相隔万丈,彼此遥望对方,眼中同时绽放浩瀚的战意。

吼!

吼!

顿时,两道身影相对暴起,刹那冲击。

两道音障,几乎同时出现。

音障扩散,犹如涟漪,璀璨夺目。

这一刻,生命在绽放,杀意在浩荡。

音障中央,突出两道妖兽一般野蛮冲撞的身躯。

没有武技,没有真元,没有战兵,没有天地之力,没有法术。

轰隆!

两道身影刹那磓撞在一起。()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版阅读址:

定西治疗龟头炎医院
定西治疗男科方法
定西治疗男科费用
定西治疗男科医院
定西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