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威海资讯网 > 历史

王约 第三十章 总得有人做傻瓜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06:35

王约 第三十章 总得有人做傻瓜

“南宫门,你确定要提前这么做?”

“必须的。”南宫门将身体瘫在沙发里

,随意摆弄头发,很不舒服,校董会都是一帮老头子,一听到南宫门有事要谈就将时间定的非常早,早上起来都没时间洗头,畅谈大论,审核了一大批文件和资料,过了晌午才有些进展。

“后果你可要全部承担。”

“当然。”南宫门挑眉,“但好处我也全吞了。”

校董会皱眉,却拿这种阔少爷没什么办法,“如你所愿,南宫门,不过这次校董会是特批,教训骑士我们也听说过,以后不要在学院里闹的太过分。”

“自然自然。”南宫门不耐烦的摆手,“你们要这么想啊,我再有一年多就毕业了,说不定我成为家主后,就会坐在你们旁边的位置。”南宫门点上一颗烟,在场的基本都是老烟枪,但南宫门嘴里吐出的烟雾很刺鼻,“我怎么会给未来的自己填麻烦呢?”

烟雾像魔鬼在会议室环绕,会议桌正对南宫门的左面,光头银胡的老头有些愤怒,“南宫门,别太过分!”

烟灰弹进会议桌上泛着金属色的银缸,南宫门抬眉,黄金瞳扫了一眼光头,又是吐出一大股烟雾,“瞧瞧,这个烟灰缸,太老旧了,等我做上校董会,换一个大家都喜欢的,血钻?还是康佛宝石?”

“南宫门!”光头老人直起身来愤怒地说,青筋鼓起,指着南宫门,“别拿你的滑头试探我的底线!南宫两个字给了你多么大的勇气?”

突然,空气凝固下来,牢牢的扣住每个人的肢体,金色的瞳光锁向每一个人,“你们都是这么想的?”

全场沉默,没办法,南宫家在南国一直有一句话,‘他们是影藏的皇族’,与皇室平起平坐,至高的贵族,面对未来的南宫家主人任何忤逆似乎都会预示着死亡。

“如果不是家父在处理陆门凯厄那些事,我是不会听进去你们任何对于此事的意见。”南宫门不紧不慢地说,“与我来说,那无足轻重。”

银色的刀锋斩断空气,在南宫门手中出鞘,光头老人吓得脸色苍白,他们只是普通人,奥术师军机师太稀少,哪怕他们位高权重在直面死亡的威胁时,灵魂也会害怕到颤抖,“我可没有家父那么好说话。”

黑金色燕尾消失在门口,刀锋反射骇人的光,黄金瞳紧盯住博物馆的方向。

光头老人气的浑身发颤,人生头一次被毛头小孩指着鼻子骂,每一个字都射进他的心里,蹂躏他的尊严,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儒雅老人想张口说些什么,却堵在胸口没有出声,微微叹气,独自走了。

······

“你身上有族群的气息。”声音像是狂风从石头缝中卷出,爪子上的锋利指甲抵住白王的额头,“那是我失去的族人。”

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白王清楚一件事,绝对不能说出口,哪怕实验品的消失跟他无关,眼前的盖高里欧也不会相信,他的力量杀了他和杀只鸡一样简单。

“人类的嘴一向很硬。”盖高里欧不屑的摇头,有着山羊头骨一样的头颅,上身是长着白毛人类一样的身躯,下身则是巨大的蜘蛛躯体,有近十米高。“你会告诉我的,知道么?盖高里欧除了强大的力量和肉体,还被赐予了不同的天赋。”

“我的天赋就是能看出你心里在意的是谁,他们有的死了,有的还活着。”盖高里欧眼眶黑洞洞,白王却感到死神在盯着他。

“比如她。”盖高里欧左手一指,钟姬的身体因无形的力量漂浮过来,两根指头掐住了她的脖子,声音毫无感情,“告诉我。”

对上钟姬惊恐的双眼,白王懵了,世界在他眼中变了模样,极其可怕的一种感受,盖高里欧一层又一层的威压使他喘不过气,这一刻,周围的每一丝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,马汀的心跳,远处学生们的尖叫,暖风划过树叶,还有自己大脑中血液疾速流淌的声音,寂静温和的夏天变成了恐惧的狂欢节。

“我······我不知道。”感受着额头留下的滴滴血液,声音带着身体都在发颤,“别杀她,我才是你的猎物。”白王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自己可是发过誓的啊,有那么多的事要完成,要是死在这里谁去做人证,成功了还能有一大笔嘉奖,漂亮妹子还不是手指勾一勾就有一大堆。

但钟姬的眼神······白王闭上眼,她有喜欢的人,天父,要是他能来这里一定会把怪物打得落花流水,骑着白毛飘扬的骏马,长得一定会很帅,反正肯定不会比南宫门差太多,他微微一笑冬天都会长出娇羞的粉嫩花朵,挽着钟姬,王子来迎接公主了,可自己,为什么?

所有杂音仿佛消失,白王笑了一声。

哎,男人不就是应该保护女孩儿,不让她受伤嘛。

“人类,你的笑声让我感受到了侮辱。”盖高里欧声音低沉,用手指牢牢地掐死白王的头,“你的大脑我会带回族群,一切都会知晓。”

终于还是要死了么?胀痛感刺激着大脑,血液从嘴角流出。熬过了那么多,实验品,麻恩,哮狮军团,银袍人,却死在长得最不想话的怪物手中。

结束了······

白王睁开眼,他要眼看死亡是什么模样,经历过那么多次,可死亡每次都仁慈的放过了他,死前看一看那个只负责带走生命的老混蛋,也是没有遗憾了啊。

“嘿,二弟,太没出息了在美女面前。”突然,熟悉的声音,还有闪烁精光的黄金瞳,“大哥这句话不会让你白叫的。”

黑金色的学院服,拖着燕尾,银色的锋芒破开音障,呼啸声震耳欲聋,切割在盖高里欧的蛛腿上。

“臭虫?”羊头扭曲脖子,白王与钟姬像是垃圾被扔在一边,骷髅黑洞的眼睛盯住如天神的男人,它没想到那把刀会让它有一丝被攻击的感觉。

“嘿,怪物,你看起来比我在庞德北部小城遇见的那一只要好看的多。”南宫门将刀背在肩上,灿烂的露出白牙,一缕头发搭在眉间,“你的头颅当烟灰缸一定很好用,我正愁不知道怎么应付校董会呢。”

南宫门侧闪身,躲过一只横扫的蛛腿,银刀斩去,仿佛劈在坚硬无比的钢铁,震得虎口发麻。“够硬的嘛,我那无耻老爹就喜欢收集怪东西。”

盖高里欧怒吼一声,可见的声波瞬间震碎博物馆第一层的所有藏品,包括羽皇的石像,建筑物内壁出现蛛一样的裂痕,一切即将崩塌。

“快走!快走!”所有女孩儿都吓得花容失色瘫软在地上,马汀保存最后一丝清醒,不停催促文艺部成员向外跑去,背着昏过去的钟姬,咬紧牙回头看了一眼,对上白王的目光。

“总得有人拖住它。”白王轻声,从石块中爬起,十字裁决静静漂浮,红纹遍布全身,马汀听出了他的坚决,什么也没说,沉重的点头,仿佛用尽他全身力气。

面瘫的脸对上盖高里欧,白王目光与黄金瞳在空中交接。

哎······就做一次傻瓜吧。

丹东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西藏好的牛皮癣医院
吴忠妇科
丹东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西藏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